• <th id="v8cws"><sup id="v8cws"></sup></th>

    1. <center id="v8cws"><em id="v8cws"></em></center>
    2. 當前位置:學校首頁 >>正文

      “漁樵耕讀”摭談

      文/邵培德  時間:2014-06-18  瀏覽數:

      古有“漁樵耕讀,四大賢人”之說?!皾O”指東漢嚴子陵,他與光武帝劉秀同學而不愿為官,隱居桐廬,垂釣至終老?!伴浴敝肝鳚h朱買臣,他出身貧寒,打柴為生卻酷愛讀書,妻不堪其窮而改嫁,后來朱買臣官至中大夫,終榮耀而雪其辱?!案敝杆丛跉v山下教民種莊稼,舜乃三皇五帝之一,豈止賢人,更是圣人了?!白x”指蘇秦,其鐵錐刺股讀書的故事廣為傳頌,他掌六國帥印譏妻曾羞己的民間傳說,國人津津樂道了上千年。

        于是后人常以漁樵耕讀自適,以為將“漁、樵、耕”與“讀”相結合,進可以為官,退可以歸隱,一生即便不能成圣,也能夠逸賢,真是愜意得很的。這做法很符合“達則兼濟,窮則獨善”的中國文化人的處世方式,所以千百年來,封建士人總是身體力行,并在詩詞中吟詠不絕。

        “千山鳥飛絕,萬徑人蹤滅。孤舟蓑笠翁,獨釣寒江雪?!绷谠摹督吩娛恰皾O”者的最好詮釋。一個不見人蹤鳥影的大雪天氣,一個戴著斗笠、披著蓑衣的漁翁,在江邊垂釣,他要釣些什么呢?常識告訴我們,冬天的魚是肥碩的,可惜沉了底,大寒的天也不會出來游,這魚兒是釣不著的,真正的漁父不可能在這么寒冷的天來調那無厘頭的魚。這是詩,不是真實的生活,可當不得真的。真正的情形是,二王八司馬變法失敗,柳宗元被貶了官,他在離京城千里外的永州,一肚子的牢騷加一身的賦閑,有點是時間來寫詩言其性情而已。至于垂釣與否,那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這詩表達的意境,能充分表現隱士生活的恣意,對淡泊人生的向往,也就暫得心滿意足了。且退一萬步講,冰天雪地的,真個去釣魚,誰又能堅持得了多久呢?

        “一飽何必暮萬鐘,小園父子自相從。蚍蜉布陣雨將作,蛺蝶成團春已濃。澗底束薪供晚爨,街頭糴米續晨舂。盤餐莫恨無兼味,自繞荒畦摘蕎松?!标懹蔚摹秷@中晚飯示兒子》詩讀罷叫人好生感傷,一家子等待在深澗中打柴歸來的人煮晚飯,這人家肯定是貧窮得沒底的了,而且煮的是蕎松籽,那跟吃樹皮差不多,這人家更是苦寒到頂了吧。然而事實究竟怎樣呢?且看晚年陸游的另一首詩《示子龍》:“汝為吉州吏,但飲吉州水。一錢亦分明,誰能肆讒毀?!弊育埵顷懹蔚膬鹤?,好歹是個官,官宦人家哪有可能親自到深澗中去打柴做樵夫的呢?千萬當不得真的。四川俗語:“如要論得真,水都鬧死人?!标懹胃谠粯?,讀書人寫詩言其情志,他教育兒孫輩要懂得百姓勞作艱辛的道理,自己卻未必躬親的。而寫這些詩的人,詩成而心慰,一位賦閑老翁的幾分矜持深情也可以想象得出。

        至于說到“耕”,那就非陶淵明莫屬了?!皻w去來兮,田園將蕪胡不歸?既自以心為形役,奚惆悵而獨悲?”“開荒南野際,守拙歸園田?!碧諠摰倪@些詩,早就進入中學課本,大家都再熟悉不過了。元亮先生說他“種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”,這話確也實在的,寫詩的文化人,何嘗真的在種莊稼呢?“晨興理荒穢,帶月荷鋤歸”,這多么的辛苦;“道狹草木長,夕露沾我衣”,這辛苦已到極點;“衣沾不可惜,但使愿無違”,好個“愿無違”,到底不是真正的農民在種莊稼的了,依然是詩人在寫詩而已。

        真正的鄉下種田人,誰不知道衣比幾粒糧食貴,更要珍惜!即便是21世紀的今天,添制衣服與買米糧,哪樣用的錢多,老百姓心里都有桿秤。何況封建時代的農民們,織布靠手工,不到過年時節,是很難添制衣服的。那寫詩的人,打魚也罷,砍樵也罷,耕作也罷,無非做個樣子,其心中的所愿跟下苦力的勞動人民的所想不一樣。老實說,這些詩人說的開荒有點假,守拙才是真;或者換句話說躬耕原非真,歸隱本不假。這漁非漁,樵非樵,耕非耕,唯讀才是讀,是讀書人不為官時而打扮成漁或樵或耕的自我閑適。

        當代有個鼎鼎大名的俠客叫金庸,先生的武俠小說無人能比。他也曾在武俠小說中寫到“漁樵耕讀”,不過凡人有了武功,越發添了趣味,所以今天讀他書的人多的是?!短忑埌瞬俊分械摹皾O”指褚萬里,“樵”指古篤誠,“耕”指傅思歸,“讀”指朱丹臣,四人都是大理皇帝的家臣,個個武功超眾。又《射雕英雄傳》中的漁樵耕讀分別指蒼漁隱、樵夫、武之通、朱子柳,同樣武功高強,而在《倚天屠龍記》里,武、朱二人變成了壞人,更與古之賢人相去十萬八千里了。而今影視好戲說,那故事中的人物,就更加當不得真的。

        不過話得說回來,古之人能讀上書的,不是官宦人家便是地主家庭,才有錢來供子女學習“之乎者也”,真正白丁,都是文盲,即不識字,對漁樵耕讀的涵義,便不會深究的。如有讀書人偷閑垂釣,無事砍柴,遣興鋤土,鄉下人也不會把他們當了自家人看。記得1969年知識青年上山下鄉,農民當時叫人民公社社員的待知青就與本土農家子弟有別。農民從幾千年與泥土打交道的生活里早就建立了牢固的觀念:城里人就是城里人,鄉下人就是鄉下人——城里知青遲早是要回城里去的。所謂龍生龍,鳳生鳳,老鼠生兒會打洞,說的就是這個理。至于談到漁樵耕讀者,農民們其實心里很明白,讀書人就是讀書人,即使被貶了官或者棄官而歸了隱,他們也不會以垂釣為生,砍柴為業、挖土為食的,偶爾為之,無非詩心萌動罷了。

        孟圣曰:“盡信書,則不如無書?!蹦且馑疾⒎墙倘瞬蛔x書,而是說讀書當明理,不可把書讀死了;對書中的話要分析,要辨明究竟。摭談漁樵耕讀,旨在言舊時代讀書人掌握著話語權,勞動人民尚且知道窮不與富斗,富不與窮爭的理,并不全信統治者說的那一套,懂得漁樵耕讀者如不與讀相結合,就只能做下苦力的勞動者,何來閑適之有?而在信息時代的今天,讀書的人多了,甚至已經普及于全民了,但如不能分辨書之好壞,甚或沉迷于網絡海量信息或游戲之中,自以為是新時代下的漁樵耕讀的另類生存方式,那就會等而下之的。

      學校管理

      焦點新聞

      WWW.1171Z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