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h id="v8cws"><sup id="v8cws"></sup></th>

    1. <center id="v8cws"><em id="v8cws"></em></center>
    2. 當前位置:學校首頁 >>正文

      新生

      文/李坤  時間:2019-05-08  瀏覽數:

      新生

      作者:高2018級10班 王杪

      本來在車上有些喧鬧的同學,在車門打開的那一刻同時安靜了,空氣中灌滿了沉重,靜得只有大風刮著旗子發出簌簌的響聲,以及腳下踩得咯吱作響的碎石,單調而又空洞。

      入眼,是坍塌的房子,滿目荒涼,幾叢石堆上的雜草泛開了新綠,迎風驕傲的舒展。在一片灰色的單調背景下,顯得十分突兀卻又十分自然。

      大家沉默的走著,腳上仿佛戴上了沉重的腳鐐,喉嚨似有千斤重的東西壓著,那隨處可見塌落的巨石是壓在每個人心上的。

      前面遠遠望見一片草地,走近了看是一個公墓,因為理在地下的人太多,這里成為他們最后的歸宿。碑前,是每一個到來者獻上的花。一排怒放的白菊。

      抬頭望見一條刺目的橫幅,掛在一片廢墟之上。

      那是一所學校

      那一瞬學校被擊垮。教室里坐著一群天真養良的孩子,他們懷揣對世界的希望,眼里盛滿對知識的渴望。閉上眼的那一刻,他們會不會想起,他們沒有畫完的畫,沒有喂自己的小貓,沒有和好朋友手拉手,中午沒有跟爸爸媽媽說再見....

      地震湮滅了他們的未來,灰包涂抹了每個家庭的天空。

      唯一完好的保存著的,是一桿紅旗

      紅旗飄展在空中,新生血液一般的紅。隨風而起的褶皺像血液在奔騰不息的流海。它筆直的驕傲的矗立在殘恒斷壁上,似乎在昭示著什么。

      龍應臺在書里寫“我們實在太認識人生的無常了,我們把每一次當作最后一次?!?

      人與自然相比,如蜉蝣之與天地,一粟之與滄海,塵埃之與萬物。渺小又卑微。

      但聚沙成塔,滴水穿石,繩鋸木斷都是渺小與不可能的碰撞。成功時,參與的每一粒沙,沙中的一粒微小分子都是成功的,都獲得了新生。

      灰色總會褪去,因為連廢墟上長出了草,佇立永不倒下的紅旗。

      閉上眼,我仿佛看見藍天之下飄揚的紅旗像血液一樣奔騰。

      學校管理

      焦點新聞

      WWW.1171Z.COM